赴淄博参加山东省特教学校孤独症康复教育训练理论与技术培训班的收获和教学中的困惑(3000字)

来源:m.ttfanwen8.com时间:2015.7.23

赴淄博桓台参加孤独症康复教育训练培训班的收获和教学中的困惑

20xx年x月x日至19日,山东省特教学校孤独症康复教育训练理论与技术培训班在淄博桓台成功举办,来自全省各地的237名教师参加了培训,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自闭症教育去年山东省首次举办,今年在第六个“世界自闭日”来临之际,省教育厅再次举办。开班仪式上,省教育厅基教处、淄博市教育局基教科有关领导出席并讲话。培训分四个大的专题,通过讲座、观看教学录像、现场互动答疑等形式,对孤独症儿童的生理心理特点、早期发现和干预、认知与语言训练、结构化教育策略、教育康复课程设置与实施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阐述。培训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但四位专家的精彩报告有理论、有案例,深入浅出,让我受益匪浅。这三天的培训让我很好的接触到了孤独症学术研究的前沿知识,开拓了我的眼界。

中山大学系主任静进教授的报告让我认识到孤独症早期诊断和早期干预的重要性。对儿童的某些可疑迹象应该早期诊断,如缺少与母亲共视,对逗弄缺少反应,无目的摇晃物品,不大寻求帮助,这些重要迹象都应引起高度重视,早期识别自闭症患儿,尽早介入干预,通过早期治疗和训练,使孩子恢复正常生活。

残疾人康复救助专家邢同渊副教授主要从事的结构化教育提出并倡导在干预过程中考虑和尊重孤独症文化。注意孤独症文化在思维方式、学习方式、行为模式等方面与正常儿童的差异。讲求人性,尊

重儿童的需求,让孤独症儿童情绪稳定或快乐、自主地生活,走出孤独,分享着与人交往的快乐。

高级培训导师、潍坊学院的王淑荣副教授和淄博市博山区特教中心副校长尹连春的报告让我更多的了解了孤独症儿童的心理特点。他们感知觉异常、不协调,明显落后于正常儿童,人际交往有障碍,对外界事物不感兴趣,不大察觉别人的存在;与人缺乏目光接触,不能主动与人交往或参与活动;分不清称谓,不合群、无语言或只有很少语言。自闭症患儿在婴儿期就可能表现出避免与他人眼与眼对视,缺乏面部表情。当父母离开时,没有任何的依恋,父母回来时没有愉快的表情和迎接的姿势,当他害怕时也不会寻求保护。语言发育障碍,一部分自闭症患儿从来不说话,总是默默不语,一部分患儿开始讲话比别人晚,而且所讲内容少,说话如鹦鹉学舌,对别人所讲话的内容或部分内容进行重复,有时会对以前别人所讲内容进行重复(延迟性模仿言语)。兴趣范围狭窄、行为刻板,坚持每次都以同一方式去做某件事情,只要一种类型的玩具。还有对一般儿童所喜欢的玩具、游戏、衣物不感兴趣,而对一般儿童不作为玩具的物品非常感兴趣,如喜欢圆的物品、可旋转的玩具、泥土、修理工具等。情绪与行为异常,对物品有怪异的兴趣和玩法,如长时间旋转某物,玩水,喜欢呆在暗处等,在日常生活中,坚持某些行事方式和程序,拒绝改变习惯和常规,长时间重复一个机械动作,莫名其妙的表情(哭、笑、闹),对某些声音、画面等很敏感,没有害怕心理。

这次培训后认识到对孤独症儿童的训练是一个长期的系统的干预工程,需要训练者有丰富的经验和极大的耐心和恒心。对于孤独症儿童来说,几乎在他们成长的全过程都需要伴随训练矫治。只要坚持正确的训练, 孩子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人们认为不可能学会的东西,具备人们认为不可能具备的能力。美国孤独症研究所所长瑞姆兰博士 ( 一位家长,儿童心理医生) 就曾经说过:“ 当你面对孤独症患儿时,要努力去感觉他这一段时间又学会了什么。”一位已经帮助自己患孤独症的女儿成功地走上独立生活道路的德国母亲感慨地说:“ 孤独症的孩子能走多远,只有上帝知道; 我想知道的是,与昨天相比,我的女儿今天又学会了什么。”

我们经常将自己置于一个改造者的地位上,要让这些孩子变得正常,或者当我们抱怨孩子为什么这样或那样时,我们是在否定自己需要改变的地方。孤独症儿童不是不可以改变,但要他们改变的前提是我们自己的改变。我们需要学习更好的方法,掌握更多的技巧,才能与有这样特点的孩子相处,才能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帮助。

除听取几位专家的报告外,在培训期间与很多从事孤独症教育的普通教师接触、结识、交流,也为我的学习与工作提供了丰富的信息和思路。

作为基层的教师,在教学工作中还是有很多迷茫困惑的地方。 如何与家长沟通?对于孩子的训练无处不在,我们也一直在提倡自然训练——社会化,生活化,自然化,多样化。结合生活给孩子训

练,让孩子真正的融入家庭,融入社会,但真正让我们把握的时候却很难,尤其是家长。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溺爱型,把一切都给孩子规化的很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天都是家长围着孩子转,这样剥夺了孩子很多思考及动手锻炼的机会。另一种是放手型家长,家长的心理就是只要把孩子交给老师,那么孩子是否能够进步就全部取决于老师,往往有这想法的家长孩子一定不会有很大的进步,孩子最终的归宿是哪里?是家庭,是社会,而不是学校或训练机构,家长一定不能把什么希望都寄托给老师,给机构。但如何与家长沟通,如何培训家长,督促家长能够学习更多的理论知识及实践经验,每一位家长都能成为训练者,让孩子能回归于家庭,是一个大问题。

家长对孩子期望往往有两个极端,一是对预后抱有过高或不切实际的 期望,二是过度悲观与绝望,当所有人都在标榜自闭症不可以治愈的时候,很多患儿家长也就失去了治疗的信心。家长的心态对孩子的康复很重要,怎样让家长抱有一个正确的心态?

孤独症可以治愈吗?对某一个患儿的康复教育到底应该采取哪种方法最有效?由于尚不明了孤独症的发病原因和发病部位,因此仍没有效果显著的医疗手段。也就是说孤独症将长期甚至终生伴随着患者。但如果“治疗”定义为并非仅指医学治疗,而是包括一切能够有效促使患儿病情好转,增强他们社会交往能力及适应力的训练疗法,目前国际上各种类型的训练疗法则是名目繁多

由于孤独症的各种表现特征可能分散出现在患儿不同的发展时期,且不同的患儿的具体表现也往往各不相同,很难进行比较。所以

在面对不同疗法和训练手段时,不能因某一种方法适合某一患儿,或曾对某一患儿病情的好转有显著疗效,而把这种疗法视为普遍适用的治疗手段。可具体到某一个患儿到底采取哪一种方法最有效呢?

无论对孤独症儿童进行什么项目的训练,在训练过程中不能对孩子实施强迫,因为在长期的强迫下孩子的心理处于极大的压迫之中,使他产生对学习性活动的害怕、厌倦、反感等抗拒心理。所以他们会以各种方式逃避学习性活动以表达他们的反抗和寻求自我保护。他们的表达方式常常是怪异或不可理喻的,甚至出现攻击性、破坏性和自伤性行为。长此以往,孩子不仅对学习性活动,更会对任何形式的人际交往产生恐惧和逃避性心理。因此反而加重了他的“自闭性”病态表现。教师、家长用打孩子的方式强迫孩子遵从家人的要求是不可取的。可是,当你整天面对一个不守纪律,放弃学习,该说的说啦,该做的做啦,软硬不吃的孩子,作为一个家长或教师,还应该用什么方法去教育他?

在我们的工作实践中,深深感到,许多家长之所以对投入到对孩子的训练、辅导中失去信心,是因为他们感到无从下手,始教无路,求教无门。不少家长在开始发现孩子发育滞后时,曾投入相当的精力、财力和心思帮助他们,但往往由于收效甚微或者根本看不到效果,而在失望及至绝望中放弃了努力。这种状况的存在,在今后工作中如何去解决?

还有,随着患儿成长,是不是问题都能提前替他规划,要不要培养孤独症孩子的自我规划能力? 孤独症的孩子能培养出自我管理

能力、基本分辨能力、与人安全交往的能力吗?要不要培养独立思考能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会怎样?用下指令的手段能培养出独立思考能力吗?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待到仔细回味真是酸甜苦辣尽有。不管怎样,符合学校实际情况的教学才是最好的

总之,这次培训对于从事孤独症儿童康复教育工作的我们是非常有意义的。至少,我们能从中受到许多启发,得到许多收获;这也将激励我们带着教学工作中的困惑去开展一些尝试,为形成和完善我们自己的工作特色和康复模式,提供一些科学而必要的指导。

Xiufang

更多类似范文
┣ 参加培训学习收获体会 1800字
┣ 培训收获与感想 800字
┣ 培训感受与收获 900字
┣ 参加培训心得体会 1600字
┣ 更多参加培训的收获与感悟
┗ 搜索类似范文